• 选择去向
  • 清 算 网
  • 清算博客
  • 社区论坛
  • 注册会员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清算视点

    南京法院破产审判白皮书

    作者: 时间:2019-07-03 阅读次数:81 次 来自:南京审判网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的背景下,积极运用破产法治思维和方式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工作,妥善处置低效劣势企业,完善中国特色市场退出机制,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应有之义,也是破产司法所肩负的时代使命和职责担当。

    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南京法院以市场化、法治化为导向,不断强化破产审判工作,于2017年4月设立全省首家中级法院层面的清算与破产审判庭,通过依法审理破产案件、清理低效劣势企业、构建破产案件繁简分流机制、推进专业化建设、完善破产管理人制度,努力提升破产审判质效,打造破产审判品牌,切实运用法治化方式加快实现市场出清,为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本市营商法治环境提供了优质的司法服务,有力保障了地方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一、南京法院破产审判基本情况

    (一)收结案数量持续增长

    南京法院深入推进破产审判机制改革,畅通破产案件受理通道,2017年以来新收破产类案件1252件,审结1043件,相较前五年(2012-2016)分别增长121.59%和143.69%。市法院破产案件收结案数量稳居全省中院首位,2018年破产案件收案数占全省中院收案量的31%。通过破产审判累计化解企业债务近180亿元、妥善安置职工4000余人、盘活土地厂房面积120余万平方米,为地方经济转型升级提供了强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二)破产审判全面提速

    南京法院着眼提升破产类案件审判质效,率先探索破产案件繁简分流工作机制,简易程序适用比例大幅提升,推动破产类案件高效审结。自市法院清算与破产庭成立以来,全市法院共审结新收破产类案件782件,平均结案周期213天,适用简易程序案件70件,平均结案周期106天。其中市法院新收破产类案件平均结案周期196天,适用简易程序案件平均结案周期102天。

    (三)破产成本大幅下降

    南京法院多措并举,大幅降低破产成本,有效提升审理效率,破产成本占比从22%下降至11%。在送达环节,对于无法送达的债务人,采用关联送达、现场张贴及信息化等多种方式,通过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系列公告。推动通过网拍高效处置资产,降低财产处置成本。尝试运用互联网技术,通过现场与微信视频会议同步方式召开债权人会议,运用互联网技术打破时空限制,让债权人便捷地参加会议,保障全体债权人的知情权和参与权,提高破产案件的办理效率。

    (四)债务企业类型日益丰富

    随着全社会破产法治意识的增强以及市场退出制度的常态化,中小微企业和“三高两低”企业逐渐成为市场退出主流。2017年以来,南京法院审理的破产类案件中涉及大型企业的有149件,占比11.9%,涉及中小微型企业的有1103件,占比88.1%。从行业分布上看,受国家产业政策调整、产业结构升级以及部分行业整体不景气的影响,债务企业主要集中在船舶、轻纺、机电等传统制造行业,涉及案件770件,占比65%。另外也包括信托、期货、担保公司等金融机构,电子信息、生物技术等科技创新型企业。由于宏观调控政策及企业资金链断裂等原因,房地产企业进入破产及强制清算程序的案件有49件。

    (五)低效劣势企业清理成效显著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的背景下,南京法院积极运用破产法治思维和方式,加大清理低效劣势企业力度,2017年以来,集中处置低效劣势企业120家,停业时间最长的企业已经滞留市场23年。其中以产业集团为单位首批集中受理的4起破产清算案件在2个半月内全部审结,南京通用塑胶厂破产清算案仅用时2个月即宣告破产并终结破产程序。通过快速规范处置低效劣势企业,促进企业降本提质增效,提高资产利用效率。

    (六)破产审判品牌效应持续扩大

    在立足破产审判工作的同时,着力塑造精品案件,提炼工作经验,打造南京破产审判品牌。共有两件案件入选年度全国十大民事行政案件,一件案件入选全国法院十大破产典型案例,一件案件入选全省法院十大“执转破”优秀案例,四件案件入选全省十大破产案例。市法院被最高法院指定为破产审判机制改革试点法院,创造了破产审判领域数个首创。妥善审结首例退市央企重整成功后重新上市案,首例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与重整并行案,区域首例国企关联实质合并重整案,区域首例“执转破”破产清算案。率先构建符合审判规律的破产案件繁简分流机制,率先建立合理的破产审判绩效考评机制。首创设立管理人协会和援助基金会并行的管理人行业自治“南京模式”。顺利完成最高法院调研课题,12篇论文发表于核心期刊,14篇论文荣获国家级、省级奖励。撰写的案例分别荣获全国法院优秀案例评析一等奖、全省法院“金法槌”特等奖。破产法官多次应邀参加破产法相关司法解释文件的起草论证、破产法修订完善的研讨,为国家法官学院破产培训班授课,为破产立法、司法的完善贡献“南京智慧”。

    二、南京法院破产审判主要做法

    (一)贯彻发展新理念,精准提供司法服务

    全面落实中央和省、市委相关部署要求,围绕市委、市政府“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按照“分期分批、先易后难”的原则,采取“集中+简化”模式,在法律框架内简化程序环节,加快审理进度,稳妥有序地集中处理低效劣势企业出清。先期与相关国资集团就国有低效劣势企业出清举行专题座谈,针对职工安置、风险排查及企业分批处置等前期准备工作提出指导建议,同时列明案件审查要素,明确应提供的材料,为受理案件后高效出清打下良好基础,为优化本市营商法治环境提供优质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二)以提高审判质效为中心,构建繁简分流机制

    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制订《关于推进破产案件繁简分流的实施意见》,率先建立破产案件繁简分流机制,作为正面案例被市优化营商环境工作领导小组推广。立足“案件分类、程序分流”,将案件难易与程序繁简相匹配,根据不同的案件类型适用相应的审理规则、选任相应管理人,实现“简案快审、繁案精审”。

    (三)因企施策,探索多种企业挽救模式

    充分发挥破产机制功能作用,帮助具有挽救希望和价值的困境企业,提高破产财产处置效益,实现社会资源的有效整合。

    1.探索债务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并行的重整模式。审理的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在实施重整过程中同步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开创了我国上市公司破产重整实践先河,成为我国首例上市公司同步实施破产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的案件。在重整中探索与重组双线并进,将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纳入重整计划草案作为经营方案的重要组成,同时注入优质资产,调整企业经营结构,提升企业盈利能力,恢复造血功能,争取企业施救的宝贵时机,避免退市风险。同时,首次在破产司法实践中启动最高法院与证监会会商机制,有效实现了司法程序与行政程序的衔接。

    2.发挥预重整效率优势,提升企业重整效果。率先尝试“部分预重整”模式推进破产重整程序。审理的中国长江航运集团南京油运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不仅是我国首例央企退市重整案,也是A股史上退市后重新上市的第一例。先期以会议纪要形式将重整计划框架性内容予以固定,并作为申请材料提交法院审查。法院通过召开听证会并按照债权分类组织召开专项会议征求各组别意见,进一步细化和完善重整计划草案,在债权人会议中获高票通过。该案充分发挥了预重整的效率优势,在重整程序内通过简化工作环节和流程,仅用四个月零十天审结,重整成功后长航油运公司于2019年1月8日重新上市。

    3.规范适用关联企业实质合并,充分保护债权人利益。在前期破产审判经验总结的基础上,形成关联企业实质合并重整的程序规范和适用标准,对于存在资产高度混同且具有拯救价值的关联企业适用实质合并重整,最大限度维护债权人整体利益。审理的区域内首例国有企业实质合并重整案江苏省纺织工业(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1+5”合并重整案,为提升集团公司成员企业重整的实际效果,首先将关联企业程序合并,指定相同管理人进行清产核资,指定专业机构对关联企业进行审计,在确认关联的成员企业之间的资产与债务混同,无法区分或区分成本过大以致可能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情况下,全面听取债权人、债务人、审计机构、管理人各方意见,将集团公司关联的成员企业进行实质合并重整,有效整合各成员企业的优质资源,对投资、偿债、经营等进行集约化安排,重整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达到高度统一。

    4.运用反向操作出售式重整,挖掘和保留营运价值。探索通过采取“保壳”重整,使原企业存续,同时将企业其他资产变价处置以清偿债务的“反向出售式重整”模式。审理的“瑞桓系”企业合并破产案中,债权人起初提出破产清算申请,案件受理后发现部分企业具有部分领域和行业的市场准入资质等稀缺性资源,具备重整条件及价值,引导当事人申请将仍有营运价值的企业转入重整,其他无价值的企业则继续清算。该模式保留了以企业存续为前提的经营资质、品牌声誉等资源,引入战略投资者,恢复生产经营;同时将其他资产整体打包处置,所得对价及原企业债务均纳入其他关联企业的破产清算程序中进行清偿,有效挖掘和保留了企业的营运价值。

    5.通过重整式清算,实现资源利用最大化。针对破产企业资产的特点,在破产清算程序中引入重整思维,通过招募投资人、整体出售等方式推进资产变现,实现破产企业资产的有效利用。审理的某互联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中,公司的核心资产系高新区内的工业用地及在建工程,为充分利用企业资产,按照重整式清算的方式处置财产,参照重整程序中招募投资人的方式推进资产变现,最终拍卖成交价较评估价溢价30.84%,实现了多方共赢。

    (四)监督与保障并行,率先建立管理人“两会”并行模式

    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于2017年12月在全国首创设立金陵破产管理人援助基金会,同时成立破产管理人协会,以“两会”并行模式将行业自律管理与监督保障统一纳入管理人行业自治范畴,在组织法的框架下规范管理人行业自治组织的运行。两会的同时成立,形成了协会负责业务培训、基金会负责破产援助基金管理使用的新模式,开创了破产管理人资金援助和行业管理既独立运行又相辅相成的“南京模式”,工作经验被省法院及最高法院转发推广。基金会成立一年多来,累计向29起案件的管理人发放援助基金100余万元,有效发挥了基金会的保障作用。

    (五)加强专业化建设,提升破产审判能力

    按照审判机构专门化、审判队伍专业化的要求,成立市法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由具有丰富审判经验和较高综合素质的4名员额法官及法官助理组成专业化审判团队,审判人员年龄结构合理,均具有硕士以上学位,一人为江苏审判业务专家。创新“执转破”审理机制,组成“破产法官+执行法官”的合议庭,发挥执行与破产合力。制订《破产案件审理规范指引》,建立程序节点期限警戒线机制,把控案件审理进度,实现破产审理流程的常态化管控。

    (六)尊重审判规律,构建合理的破产审判绩效考评及审判管理机制

    率先建立合理的破产审判绩效考评机制,客观反映破产审判工作量,激发办理破产案件的积极性。区分申请审查类案件与实体审理类案件,对于申请审查类案件比照普通民商事案件确定折算比例,对于实体受理类案件根据繁简分流机制在案件分类基础上实行考核分等,分别设置不同折算系数。建立合理的破产案件审理周期评价管理制度,将长期未结破产类案件纳入专项统计和通报,严控未结案件增量,特长期案件实现了清零,多措并举的清案模式被省法院推广。

    三、下一步工作方向和打算

    一是强化破产审判专业化水平。加强破产审判专业化建设。推动基层法院建立破产审判团队,实行基层法官及助理定期挂职轮训,培养专业破产法官,储备破产审判队伍。加强破产审判调研。针对破产审判中出现的新问题组织调研,将调研成果转化为实践指引。二是提高破产审判效率。积极落实破产审判繁简分流机制,做好案件识别分类、加快案件清理效率,推动破产案件高效审结。加强执破程序衔接和信息共享,加快推进破产程序。三是提升管理人执业能力。强化管理人履职监督和评价,建立健全管理人动态管理和综合考核工作机制。指导管理人协会加强行业自律和自治,有效发挥协会行业自治功能,积极发挥基金会保障作用。四是营造破产审判良好外部环境。充分发挥府院联动机制对破产审判的促进作用,形成推进破产案件依法高效审理的合力,推动企业破产综合处置工作的常态化、规范化,确保破产工作有序健康发展。加大宣传力度,强化司法引导,拓展示范效果,营造良好的破产环境和文化。

    四、破产程序参与人的相关提示

    目前社会公众对于破产法律制度在认识上有一定的误区,影响了破产制度的有效发挥,针对实践中出现的问题,向相关破产参与人给予如下提示:

    (一)对经营出现困难的债务企业的提示

    1.在企业出现债务困境或已经发生破产原因时,应当积极面对,不能“一跑了之”。破产是一种合法、彻底清理债务的方式,对“诚实而不幸”的企业家而言是最好的止损线。破产制度中存在着破产清算与破产重整、破产和解等不同程序选择,破产清算可以使企业在彻底清理债权债务后合法退出市场,而对于仍具有挽救价值的企业来说,破产重整、破产和解可以实现企业重生。企业家应当正确认识破产程序的功能,通过合法方式应对经营困境。

    2.债务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财务管理人员、其他经营管理人员应当妥善保管财产、账册、文件等,在人民法院裁定债务企业进入清算程序后,应当及时向管理人移交财产、印章和账簿、文书等资料,对于违反法律规定的债务人,人民法院可以对直接责任人员依法处以罚款。如江苏卓典建筑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中,在法院和管理人多次通知、释明的情况下,公司法定代表人拒不履行前述义务,导致对公司无法进行清算,法院对其依法处以罚款。

    3.破产不是逃废债务,对于有隐匿、转移企业财产等行为而申请破产的,人民法院依法不予受理。在裁定受理破产后,人民法院指定管理人全面接管破产企业,调查企业财产状况,对于股东未缴出资及被非法转移的债务人财产予以追收并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4.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等作为清算义务人,应当在公司出现解散事由后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如清算义务人怠于履行清算义务,有可能存在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风险。

    (二)对未获清偿的债权人的提示

    1.申请企业破产并不等于免除企业债务,通过破产程序能够全面清理债务企业的资产,对所有债权债务关系进行清理、公平清偿。

    2.对已进入执行程序的债务企业,债权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将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在破产程序中通过股东出资加速到期、行使破产撤销权等措施提高债权清偿率。对于执行程序中的后位债权人,“执转破”程序可以保障其依法公平受偿的权利。

    (三)对国有企业及相关部门的提示

    1.按照“优胜劣汰”市场原则,对于长期处于停业状态的低效劣势企业和去产能企业应当制定处置计划,结合企业实际情况,做好职工安置,通过吸收合并、协议清算、股权转让、债务重组、破产清算等多种方式分类处置。

    2.根据法律规定,管理人是破产程序中具体事务的执行者,负责接管债务人企业,调查、管理债务人财产,代表债务人参加诉讼、仲裁等,企业在进入破产程序后,其管理人员及主管部门应当依法配合和保障管理人依法履职,共同推进破产程序。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清算网无关。中国清算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05 - 2018 By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0193号-1    
    电话:010-84256997       地址:北京东城区史家胡同21号      E_mail:admin@yunqingsuan.com
  • 北京网络
    报警平台
  •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